李寒丞

沉迷布袋戏不能自拔

# 任温#   
#多半是要ooc的可我想看两只老狐狸接吻#

        任飘渺起床的时候手摸了个空。
        他打个激灵,却没坐起来。
        温皇竟然没在双休日懒床,任飘渺觉得很有点新鲜。
        没人可搂他就翻个身,脸冲着门——温皇不爱过堂风又嫌关门气闷,所以平时睡觉都是任飘渺把他整个裹在怀里,拿背冲着门扇挡风。
        任飘渺的眼神在翻身的瞬间把床位和室内都扫荡了一遍,一蓝一白两部手机还搁在床头,脱下来的西装和衬衫也仍然扔得满地都是,桌子上的香水瓶纹风没动,衣柜没打开过,鞋也没趿拉过,种种迹象表明神蛊温皇现在可能只是出去让凤蝶给他倒杯咖啡,没准下一秒就会一伸手推开门一抬腿歪回床里,一面看新闻和报表一面点根烟。
        然后温皇就端着两杯咖啡进来了。
        任飘渺眯了眯眼,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温皇的腿既白且长,他一言一行都优雅,即便只裹着睡袍没穿裤子,走路时候的仪态也是雍容且斯文,步子像是钢琴上节拍器打着的拍子,丝毫不乱。
        睡袍底下温皇的两条长腿时隐时现,冲着床就走了过来。任飘渺枕着胳膊看着他,一点没有伸手去接咖啡的意思。
        温皇也看着任飘渺,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歪着的职业犯罪分子,丰润饱满的唇一开一阖,嘴角沾带点笑模样:“耶,不要我就倒了。”
        任飘渺审视着温皇的笑——温皇长着张荡魄的脸,低眉或睁眼,缄默或吐字,眉眼间横流的神色都能让人品评出笑意来,任飘渺觉得,温皇在医学界声名远播靠的是才华,但在商海中格外所向披靡,这张似笑非笑风流俊俏的脸儿绝对居功甚伟。
        任飘渺用胳膊垫着头,自下而上连带着温皇平坦的小腹欣赏了半天,他看着温皇抿了口端在左手的咖啡,脸上仍是懒洋洋的,只摆了摆手。
        温皇眉梢一动,任飘渺还没来得及回味这一挑眉的风情,就看到温皇毫不犹豫地拉开窗子,白花花的腕子轻巧巧一翻折,那杯咖啡就糊里糊涂地混进了泥土里溅出了水花来。
        温皇又抿一口咖啡,他把空出来的杯子搁在床头,懒洋洋地觑着任飘渺。
        任飘渺也看着他。
        “我的咖啡。”任飘渺突然坐起来。突然开腔。
        “唉。”温皇叹了口气,把自己喝过的那杯咖啡递了过去,他手指轻轻转动,将嘴唇贴合过的一侧杯壁送到了任飘渺唇畔。
         唇肉贴合瓷器,任飘渺似笑非笑地接过咖啡,在晨光中与温皇接了个暧昧不清的吻。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