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丞

沉迷布袋戏不能自拔

退休日常
希望这二位接下来的分分秒秒都温馨安宁,妙不可言
     
      “杏花。”默苍离开口喊冥医。
         杏花君手里忙着给隔壁的王二家的小叔子的二弟弟的小孙孙开感冒药,又分出去半个脑子打算盘,从公共财产里扣这个月的水电费,残存的两只耳朵一心三用地把默苍离声音不大的一声叫唤听着了,本能地张嘴本能地发音回话:“苍离啊,不是讲好在开门的时候就不这么叫了吗?”
        “嗯。”默苍离坐在柜台后面背靠着墙,周围各色药材和医疗器械环绕包围,把他整个人都圈了起来,他体格生的瘦削,杏花君在他身前一站,进店买药的人大多数时候都意识不到这位三好大夫后头还有个小板凳,小板凳上还坐了位顶清隽漂亮的先生在那里捧着平板上网。
         默苍离答应一声却没听见杏花君接下话,就把眼睛姑且地从平板上挪开,稍稍仰起颈子去看身前忙里忙取药开方的男人——杏花的鬓角湿漉漉地叫汗珠子粘着,看起来是很热的,可他还穿着白大褂,连手上都一丝不苟地套着手套,整个人被布料丝严合缝地罩在里头,叫酷暑蒸腾着。
         灰化肥黑化会挥发。微信群里修儒和小玉在读绕口令,默苍离看着杏花君,觉得他也快挥发了。
        默苍离有点走神,他把平板掂在虎口里——微信群里的绕口令已经被上官鸿信和俏如来的日常拌嘴呛声刷了上去,剑无极在打666温皇在打剑无极,因为剑无极用的是温皇的电脑上的是温皇的号,得出结论的依据是剑无极666刚打了一排后面就变成了})()——@*¥()&——诸如此类的乱码。默苍离脑子里空空荡荡地什么都没想,却满满当当地填充了人和人的生鲜活气,他看着杏花出神,又或许没看着杏花;他只觉得肩上所有的重量都彻底被抛掷掉,整个人轻盈得像是一团浮游的空气,和煦地,随意地化开在一朵青云里。
        而那朵青云现在满头满脸的汗,间或有几滴打在柜台玻璃上。
        默苍离站起来,拿起搭在椅背上的毛巾凑到杏花君颈子里,生疏地擦了两把——劲用大了还可这一片来回蹭,浑然天成地把杏花君的皮擦红了一片。
杏花君吃疼,一缩脖子赶紧伸手把毛巾接过来,盘在脖子上自己蹭了两把汗,无可奈何地看着默苍离:“苍离啊,你用这么大力气……”
      “杏花,隔壁的冷饮店开门了。”默苍离淡淡地开口,他比杏花君矮一些,讲话时候总是稍仰起头,盯着杏花君的眼底看,淡淡地深深地,琥珀色的瞳子暗沉沉地汪着潜流。
杏花也看着默苍离。
        他看见默苍离睫羽纤长,随着清浅绵长的呼吸轻颤。
        杏花君半天没讲话,突然转过身去从柜台里绕了出去,他背对着默苍离,大声地叹气:“唉,总之啊,你就是懒得动就对了,不要说你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噢!这不算什么借口!”
        默苍离没接茬,他坐回自己的椅子里,看着杏花君通红的耳根,和故作镇定逃去买冰的背影,很轻,很轻的笑了笑。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