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丞

沉迷布袋戏不能自拔

【杏默】吻

替人写梗
被人借钱
不好意思我最近只想写杏默所以今天还是杏默
Ooc
无脑甜,写着高兴

         天还没亮的时候默苍离就睡醒了。
         他有事儿在心里惦记着,就撑了把床想坐起来,却未果。
         原因是杏花君的一条胳膊还搭在他腰上,沉沉的把他圈在怀里,默苍离面无表情且艰难困苦地翻了个身,也不说话也不挣扎也不去搬那条胳膊,就只心无挂碍心诚则灵心想事成地凝视杏花君。
        鸟叫掺杂着沉默在未见天光的空气中懒洋洋地弥散开,片刻死寂后杏花君抽搐的嘴角在默苍离平淡却高强度的视线施压下再也按捺不住暴露现行,他愤愤地睁开眼,愤愤地给默苍离又拉了拉被子裹住肩膀头,愤愤地开口:“苍离啊你是要做啥,大早上的不睡觉,扑腾窝?这点我好不容易给你焐出来的热乎气儿都让你嘚瑟没了,你这人真是又怕冷又不老实,唉……”
         默苍离还是看着他,安安静静地听他絮叨了一会儿,突然开口打断了话头:“杏花。”
         “你要是感冒了我真是恨不得……啊?怎么了?”杏花君正苦口婆心就被断了个句,下意识地应了。
         “借钱。”默苍离艰难地把糊到嘴边的被子掖到下巴颏儿底下,淡淡地说:“多多益善。”
         “……”杏花君低头,盯着怀里的默苍离看了半天,无可奈何地吐槽:“苍离啊,你跟我还谈借钱?要真这么论,你现在欠的数目只能靠卖身给我来抵了啊。”
         “好。”默苍离淡淡的说,同时仰起头不咸不淡地在杏花君嘴唇上贴了个微凉的吻:“旧债钱货两清了。”
         “……”杏花君一时竟而生出了股子十分热切的不知所措和无话可说,只是反复地在心里重播刚才的那个不甚认真的吻,回味唇瓣上仍有残留的余温。
        “那么我开始贷下一轮的款了。”默苍离还是没什么波动,他淡淡地看着杏花君,淡淡地开口:“杏花,借我点钱,多多益善。”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