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丞

沉迷布袋戏不能自拔

不见牡丹

本来想开个车,结果苏起了绮
意绮心意未点破时,尝试写感情渐变


        意琦行是携着绮罗生出来游山乐水的。
        一留衣旁观者清,目送着这两位白衣猎猎地连袂飘步下山,两只白眼都要翻到天灵盖上去——说绮罗生游历尚浅,年轻人自己出门走一走这青山秀水看一看这风土人情,本是该当,可意琦行这老年人也跟着出去是怎么个意思?对此,意琦行特地义正辞严地同一留衣说是想要再踏苦境尘寰,看那旧日湖光山色是否未改瑰奇。一留衣面上笑嘻嘻心说你放屁,就你个自闭症,成天孤标凌云谁与朋,修行时就算对着堵破墙一个定都能入十天半个月,宅得好似生无可恋心如死灰,还能主动出门旅游?
         什么看山看水看瑰奇,绮罗生才是他的天地造化,锦绣瑰奇。
         不想久别就找借口,还是个崩人设的稀烂借口。一留衣心里槽如雨下,却包装得很好,一点儿都没给露在脸上,只是讳莫如深地点头,微笑:“哦,呵呵,玩的开心。”
        彼时将要下山,绮罗生皱着眉头说自己恐高,意琦行便十分体己的将手伸出去将绮罗生握住了,绮罗生从善如流,配合地将五根手指一拢,意琦行一只修长好看的手掌便与他丝严合缝地两相交握,意琦行还十分入戏地俯头去看绮罗生,十分凛然地宽怀一声“我在,莫怕”,绮罗生的眉毛便即舒展开,空闲的一只手张开那柄雪璞扇,不着痕迹地将唇角的那点笑意掩了去。
         一留衣没吱声,背着手在一边看得直倒牙,心说你俩可赶紧走吧,再多看两眼我血糖都要高了。


        意琦行这趟出门虽说多少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却仍是说到做到,将自己出门旅游的设定贯彻到底,携着绮罗生长行千里——陌上月,山巅雪,林间清风,大漠孤烟,名胜奇景行尽踏遍,奇山妙水看了无数。
        尤以牡丹花潮为甚。
        深谙绮罗生独爱牡丹,意琦行便单独择了个月圆的好日子带他去了,那夜牡丹满园盛放,艳香国色如潮,月是满月,饱满如银盆,淅沥沥的清辉散洒下来,花叶流光,是不暇接的造化钟神秀。绮罗生饶是性子温润持重,也不禁为之神驰色舞,他素喜饮酒,此时欢喜了更添逸性横飞,饮的也既快且豪,他在意琦行面前百无禁忌,醺醉了便将玉白大袖一扬,五根手指拈住了雪璞扇,裹在同色绫罗里的腕子起落翻折,足尖点步,旋停,带起窄瘦的一把腰肢款摆,绮罗生且歌且舞,似笑非笑,及踝的长发随舞随歌散合,如雪,胜雪。
        花前月下,夜风掠起花的香气与艳色,绮罗生足步比麋鹿优雅比蝴蝶轻捷,他旋身入花丛中去,雪衣大袖,清歌曼舞,无瑕的月色沾染他,他比月色更无瑕。
        意琦行没有说话,也没有制止绮罗生,他负手,跟着绮罗生踱步向前,也入花中去。
        意琦行始终一言未发,却也始终未有片刻挪开视线。
        他听绮罗生将那首此前不曾闻的歌唱得翻覆,看绮罗生与花与月与风舞,雪璞扇下半张玉白脸孔酒醉后的绯红。
        意琦行恍然。
        吾不见牡丹之美。
        他凝视着绮罗生。

Tbc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