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丞

沉迷布袋戏不能自拔

阴雨

其实是看了套坤的图突发灵感
大概是烂俗的少爷x杀手梗
勉强算个倒叙吧,又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面【……

蔡徐坤把范丞丞交给接机的人时,那大男孩还昏睡着,眉头紧锁,整张年轻英俊的脸都焦灼地紧绷。
蔡徐坤比他矮一些,也更单薄,背着他时看起来就更加吃力。来接机的人看见那窄瘦的身形被范丞丞囫囵地裹在胸膛下四肢里,远远地像是个多缠绵的拥抱。
可也只是像而已。
蔡徐坤将范丞丞交了出去,没有太多犹豫。
将那具年轻的矫健的温热的身体从背上卸掉时蔡徐坤忽然察觉到,秋天确确实实地已经到了。
于是他低头,最后一次看了范丞丞昏睡的脸。
他生平第一次举棋不定,他知道胸口翻涌起的枯涩与孤凉所为何事,知道这黑潮即将没顶,知道这些刻骨的烫热与温存快要凋敝。
蔡徐坤的唇线短促地翕动,却终没有拢出什么可供倾听的音节。
他抬起一只手向范丞丞挥了挥,转身淹没在人影幢幢里。

可接机的人却分明地看见那双艳情又薄情的眼睛里再难隐蔽的动情与浓情,分明地看见蔡徐坤眼底渐起的薄雾与惊觉时的一刹恐惧。
于是他又看见那些温软的情绪在那双眼睛里骤然消弭,只在须臾之间。

蔡徐坤想他们就该这样后会无期,想他们狂妄悖乱的春梦将散去,想他霸占范丞丞的体温和爱情已经太久。
租期满了他就要归还,范丞丞为他的孤独撑了太久的伞,他的阴雨天已经沾湿了范丞丞的鞋袜。蔡徐坤想范丞丞温暖的怀抱和灼热的爱欲,也想自己不知餮足不知所谓的贪欢——他知道范丞丞终归会重返阳光下,也知道他们终将分离。
也知道当这天大难临头,哪怕一秒钟他都不该再不能再拖沓。
他想所谓的剖腹剜心不过如此,想所谓的无可奈何不该轻提。
他想他,也想自己以后会独自站在阴雨里。
痛感迟钝又尖锐地在四肢百骸里百般作祟,蔡徐坤却始终平平淡淡地没有表情,他的脚步放得轻快却虚浮,随着接机或登机的人流漫长地漫溯,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出口。
蔡徐坤的脚步顿了顿,终究还是迈进了阳光里。
那天的体感温度有17°,蔡徐坤却还是在想秋天真的来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