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丞

沉迷布袋戏不能自拔

讲一个魔法师与牧师的故事

一、
魔法师一直觉得自己是深受歧视的。
他偷学了一些萨满咒术,然后又蔫儿没声地把他们改造成了加强版的黑魔法,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在人类魔法史上迈出了劈叉那么大的一步,于是他改名萨满魔法师自称萨魔,并把加强版拿去给自己爹妈演示。
结果他妈吓得飞起直接烤糊了香肠,他爸饿了半天一看香肠糊了,直接冲过来突脸打了他一套。
萨魔被战士摁地上打了一顿还不能还手,不能还手就算了还得叫爸爸。
萨魔觉得很是屈辱。
于是他把加强版拿给他老师欣赏。
老师很感动,然后把他逐出了师门。
萨魔悲愤的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师,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老师果然探出头来,让他补交了最后半学期的学费。

二、
主教让神圣牧师去吧萨魔带回教廷,他想拿萨满魔法的专利占领未来市场。
神牧觉得这很艰难,他认为能研究出黑魔法的术士绝不会乖乖就范。
主教露出了蜜汁微笑,他递给神牧一瓶子,说你关键时刻喝下它就能变身成高达,魔抗物防都是满的,不虚一个脆皮儿术士,莫方,大力突他脸。
神牧挺开心,扛着双手锤出发了。
他在路上捉摸了三百六十六种突脸姿势。
然后他就看见了蹲在树杈子上的萨魔。

三、
神牧有点儿心软。
他觉得这种零下十几度的天儿里只穿一件二股背心的人,要么是有病,要么就是太穷了。
不管哪个都很可怜啊。
因此他决定用最直接的姿势突萨魔的脸。

四、
萨魔听见背后地动山摇的一声巨响。
他转过身去。
七彩高达双拳赛过醋瓮大,扬起灰土疾风气如龙行。
萨魔瞬间泪如泉涌。
神牧突到萨魔眼跟前,看着这双饱含泪水的眼儿高举铁拳。
然后轻轻放下。
他看到了悔悟和敬畏的泪水。
他要感化这只迷途的羔羊。
于是神牧再次提起醋瓮大的拳头,把萨魔锤进黄土里,冷冷的开口:“给你份工作,要不要。”
“要要要!”泥土中的萨魔吐出一口血,点头如捣蒜。
“切克闹。”点了吟游天赋的神牧不知为何唱了起来。

五、
两人载歌载舞的回到了教廷。

六、
主教给萨魔烧了池子热水,勒令他必须泡满四小时,否则弹鸡鸡到死。
萨摩说哇操,教廷清规戒律就是吊,这就是要清洗掉异教徒灵魂里的不洁吗?
回复原貌的神牧冷漠地抽了他一巴掌说不这只是要洗掉你身上的渍泥儿,还有教廷里不许讲脏话。
萨魔被神牧白生生的小手抽的有点儿荡漾,张开双臂说奶妈再打我一次。
神牧嘴角抽了抽,抡锤子把他尻进了热水池。

七.
主教看着洗白白的萨魔再次露出了蜜汁微笑,他和蔼地跟萨魔说少年郎我看你骨骼惊奇,有没有兴趣和教练学魔法啊?
萨魔十分激动:“教练我想学魔法!”
主教也十分激动:“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年吧!”
萨魔说我想要个老师来压制我体内的洪荒之力控制我的麒麟臂,主教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把神牧派给他不离不弃。
神牧:“WTF????????????????????????????”
萨魔抓住神牧的小手说三三,教廷里不能讲脏话嘛。

八、
第二天神牧把身上的萨魔撕了下去,穿上了内裤。

九、
神牧光着屁股,恨铁不成钢的把脑袋杵在枕头里,恨恨地说当初见你面对神像心生畏惧,泪流满面时便不该对你这畜生心软,早该把你一套打到半残,免了这日后的肾亏和腰疼之苦。
萨魔楞了一下说其实他是个沙眼。

十、
神牧喝下药水,把萨魔一套打了个半残。
主教说要优雅,不要武。
从此萨魔和神牧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评论

热度(3)